>

美术馆怎样与孩子更亲近

- 编辑:亚洲城 -

美术馆怎样与孩子更亲近

图片 1

图片 2

原标题:美术馆怎样与孩子更亲近

中国美术馆内,一位家长正在指导孩子临摹艺术作品。本报记者张云摄/光明图片

在这个炎热暑期,一些美术馆推出的网红展览人气爆棚,不仅吸引了众多文艺青年前去打卡,更吸引了全国各地的少年儿童纷至沓来。

  在这个炎热暑期,一些美术馆推出的“网红展览”人气爆棚,不仅吸引了众多文艺青年前去“打卡”,更吸引了全国各地的少年儿童纷至沓来。

如今,带孩子看艺术展,已成为各类亲子活动中的热门选择。然而,令家长发愁的是,美术馆内针对少年儿童的专业导览稀缺,只能走马观花看个热闹。那么,美术馆在为成年人提供文化给养的同时,如何更好地接纳孩子,为孩子提供有针对性的服务?对于儿童的艺术启蒙,美术馆又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如今,带孩子看艺术展,已成为各类亲子活动中的热门选择。然而,令家长发愁的是,美术馆内针对少年儿童的专业导览稀缺,只能走马观花“看个热闹”。那么,美术馆在为成年人提供文化给养的同时,如何更好地接纳孩子,为孩子提供有针对性的服务?对于儿童的艺术启蒙,美术馆又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专业导览稀缺

  专业导览稀缺

暑假接近尾声,中国美术馆内依旧聚集了许多小观众。在一幅当代画作前,来自上海的张先生正在引导6岁的儿子仔细观察。我是80后,小时候比较缺乏美学的基础教育,没有那个土壤。所以想让孩子多看看好的画作,知道什么是美的、什么是丑的。说完,张先生又皱眉,可我知道的也有限,孩子冒出的为什么,经常要用手机搜一下才能回应,但有时网络上信息太多,筛选困难。

  暑假接近尾声,中国美术馆内依旧聚集了许多小观众。在一幅当代画作前,来自上海的张先生正在引导6岁的儿子仔细观察。“我是80后,小时候比较缺乏美学的基础教育,没有那个土壤。所以想让孩子多看看好的画作,知道什么是美的、什么是丑的。”说完,张先生又皱眉,“可我知道的也有限,孩子冒出的‘为什么’,经常要用手机搜一下才能回应,但有时网络上信息太多,筛选困难。”

来自江苏的赵若竹7岁了,对着一组中国画连连发问,陪她来的奶奶看一眼作品信息,不明所以,只得含糊其词地回答这是古时候的事情。孩子是第三次来美术馆了,兴趣很浓,但她不懂的我也不懂,有多少看多少吧。赵若竹奶奶无奈地说。

  来自江苏的赵若竹7岁了,对着一组中国画连连发问,陪她来的奶奶看一眼作品信息,不明所以,只得含糊其词地回答“这是古时候的事情”。“孩子是第三次来美术馆了,兴趣很浓,但她不懂的我也不懂,有多少看多少吧。”赵若竹奶奶无奈地说。

缺乏美育经验的家长难以承担引导者的角色,孩子交流求知的愿望往往落空。那么,美术馆为何没有足够的导览资源来为小观众服务呢?

  缺乏美育经验的家长难以承担引导者的角色,孩子交流求知的愿望往往落空。那么,美术馆为何没有足够的导览资源来为小观众服务呢?

中国美术馆内,一位家长正在指导孩子临摹艺术作品。本报记者张云摄/光明图片

  中国美术馆公共教育部副主任杨应时道出了现实困境:“近年来,中国美术馆的单日观众数量屡屡刷新,随着家长对艺术启蒙日益重视,小观众‘占领’展厅已是常态,但面对小观众的巨大增量,仅靠馆内公共教育部门的几位工作人员来做导览服务显然是不现实的。”杨应时介绍,自2006年起,中国美术馆建设了一支专业化的志愿者队伍,面向成人、少儿、外宾等提供导览服务。这支志愿者队伍目前稳定在100余人,近年来每年服务观众约10万人次。但是,这仍然远远无法满足庞大的观众群,“要服务更多的孩子,光靠人工讲解是不够的”。

中国美术馆公共教育部副主任杨应时道出了现实困境:近年来,中国美术馆的单日观众数量屡屡刷新,随着家长对艺术启蒙日益重视,小观众占领展厅已是常态,但面对小观众的巨大增量,仅靠馆内公共教育部门的几位工作人员来做导览服务显然是不现实的。杨应时介绍,自2006年起,中国美术馆建设了一支专业化的志愿者队伍,面向成人、少儿、外宾等提供导览服务。这支志愿者队伍目前稳定在100余人,近年来每年服务观众约10万人次。但是,这仍然远远无法满足庞大的观众群,要服务更多的孩子,光靠人工讲解是不够的。

  “靠人工讲解,一是成本很大,二是无法照顾到所有人。随着技术发展,讲解员导览已经不是国际博物馆教育的主流。”杨应时介绍,目前,一些发达国家的美术馆面向孩子的教育服务,将很大精力放在了研发上——研发面向儿童、家长、教师的课程教材、导览手册、亲子手册等纸本和数字化教育材料,提供展览相关信息,鼓励观众自助式体验。“依靠教育材料,家长就可以带着孩子去观赏,和孩子一起玩,不需要再专门为他们配备讲解员。激发观众的求知欲、探索欲,鼓励观众把看展览变成一个自助性、自主性、互动性的学习行为,是目前西方主流博物馆的一个大趋势。”

靠人工讲解,一是成本很大,二是无法照顾到所有人。随着技术发展,讲解员导览已经不是国际博物馆教育的主流。杨应时介绍,目前,一些发达国家的美术馆面向孩子的教育服务,将很大精力放在了研发上研发面向儿童、家长、教师的课程教材、导览手册、亲子手册等纸本和数字化教育材料,提供展览相关信息,鼓励观众自助式体验。依靠教育材料,家长就可以带着孩子去观赏,和孩子一起玩,不需要再专门为他们配备讲解员。激发观众的求知欲、探索欲,鼓励观众把看展览变成一个自助性、自主性、互动性的学习行为,是目前西方主流博物馆的一个大趋势。

  近年来,中国美术馆根据不同展览推出了一系列儿童绘画卡、展厅导读手册、亲子探索手册等教育材料,家长可以借助这些材料陪孩子观展。无独有偶,公益性艺术机构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也投入了大量精力来设计教育材料。在近期一次展览中,尤伦斯就推出了亲子导览手册,孩子可以创作一幅属于自己的《芥子园画谱》:原画中的山石、树木、流水、楼台等元素被制作成贴纸,孩子可以根据自己的心意拼成一幅画。“孩子比我们的感受力更强。”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运营总监张朝卫说,在设计儿童导览手册时,设计师会先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孩子,看自己对哪个作品有兴趣、兴趣点是什么,再就此设置出游戏环节,“一定要从孩子的兴趣入手,而不是从你希望孩子了解什么入手”。

近年来,中国美术馆根据不同展览推出了一系列儿童绘画卡、展厅导读手册、亲子探索手册等教育材料,家长可以借助这些材料陪孩子观展。无独有偶,公益性艺术机构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也投入了大量精力来设计教育材料。在近期一次展览中,尤伦斯就推出了亲子导览手册,孩子可以创作一幅属于自己的《芥子园画谱》:原画中的山石、树木、流水、楼台等元素被制作成贴纸,孩子可以根据自己的心意拼成一幅画。孩子比我们的感受力更强。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运营总监张朝卫说,在设计儿童导览手册时,设计师会先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孩子,看自己对哪个作品有兴趣、兴趣点是什么,再就此设置出游戏环节,一定要从孩子的兴趣入手,而不是从你希望孩子了解什么入手。

  打破儿童美育的误区

打破儿童美育的误区

  在中国美术馆匈牙利当代艺术展的展厅,记者看到一位母亲带着孩子,让他临摹一幅由各种图形构成的当代抽象画作,孩子显得十分苦恼。孩子画得并不像墙上的画作,母亲便严厉地要求他仔细观察,再临摹一遍。

在中国美术馆匈牙利当代艺术展的展厅,记者看到一位母亲带着孩子,让他临摹一幅由各种图形构成的当代抽象画作,孩子显得十分苦恼。孩子画得并不像墙上的画作,母亲便严厉地要求他仔细观察,再临摹一遍。

  “我曾在美术馆内遇到一个孩子对着装置艺术画素描,反复打磨,就是为了画得很‘像’。但实际上装置艺术和写实主义绘画根本不是同一门艺术,不能等同标准。”中间美术馆的助理策展人杨天歌说,“家长如果不懂,过早送孩子去画素描,写实主义的绘画方法会直接影响孩子对绘画的认识。”

本文由亚洲城新闻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美术馆怎样与孩子更亲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