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舞台剧教父”毛俊辉:当生命有限时,如何善

- 编辑:亚洲城 -

“舞台剧教父”毛俊辉:当生命有限时,如何善

图片 1

比戏剧更精彩的是现实中的人生,“旧的”过去,“新的”才来。

2005年,由梁家辉、苏玉华主演的全粤语香港舞台剧新《倾城之恋》在内地上演;2008年,香港话剧团《德龄与慈禧》献礼第29届北京奥运会;2010年,国家京剧院创排《曙色紫禁城》为京剧舞台带来一股清新之风;而在上周,由香港电影、粤剧、话剧的重量级主创班底独特组合的《情话紫钗》又亮相首都剧场……这些事件,无不和一个名字连在一起,那就是被誉为“香港戏剧教父”的香港著名戏剧导演毛俊辉。这位香港戏剧“北上”的代表人物,年少随父母自上海移居香港,大学毕业留美学习并参与戏剧表演及创作,后返港执教、创作、经营剧团,如今卸下香港话剧团艺术总监职位的他,带着丰富的文化体验、创作心得,又积极投入京沪和港台之间的文化交流。从他的身上,我们已经可以清晰看到,在中国文化繁荣发展的大语境下,香港文化人越来越明确的文化身份意识和文化参与自觉。

图片 2

毛俊辉

记者:刚刚在京上演的《情话紫钗》分为古、今两个部分,其母本都是《紫钗记》,为什么选择这样一个母本?

走进荃湾西站地铁,赫然看到好友毛俊辉的巨幅演出广告,特邀主演话剧《父亲》。这位香港戏剧大师、香港话剧团“桂冠导演”,朋友们称之为“舞台剧教父”。他生于上海,10岁来香港,今年72岁。约17年前,他患了癌症,动过胃部手术,重拾生命。看他近来似乎愈来愈忙,忙的事情也愈来愈繁重。不过,他说:“当生命有限,如何善用生命,在有限日子,追寻每个人余生的最大意义,是人生更高的目标”。这无疑是一种活法。“你悠着点,年纪一大把了”,“让年轻人去做,你就在旁指点指点”,“你活得不累吗?图啥?”……他身边朋友的规劝也不少吧。不过,在我心目中,那是一种“健康”活法:做自己喜欢做的,做自己想做的。

毛俊辉:你知道粤剧《帝女花》吗?它的作者是上世纪香港一位著名的粤剧编剧唐涤生。唐涤生在上世纪50年代就离开了我们,他非常有才华,作品深受香港观众的喜爱,尤其是他最后十年的创作,其中一部是《紫钗记》,就是它激发了我的创作冲动。这部戏他写得很美,直到今天看来依然很有时代感。我一直在想,以前大家都爱看才子佳人的戏,但是那种能够克服一切困难的至死不渝的爱情,在现在很多观众看来已经不可能了。对于我们今天还在做舞台创作的人来说,这种戏在现代剧场中,是否还能找到它存在的理由,我希望可以尝试一下。

3个多月前,在铜锣湾怡东酒店,相约毛俊辉采访。几十年来,毛俊辉做了很多事,拿了很多奖,得了很多赞誉,但在他自己看来,这一生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戏剧。这位带有沪语口音、语速缓慢、语气温和的香港导演,唯独遇上与戏剧相关的事情时,总以“严厉”着称。

排这部戏之前,我做了大量的题材研究,其间,又重读了弗洛姆的《爱的艺术》,这本书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让我获得了和年轻时完全不同的阅读感受。这也是一本创作于上世纪但今天看来仍然很modern(摩登)的作品,弗洛姆认为爱是人性中一种很崇高的品格,能够获得这种品格,是人生最大的幸运,但不是每个人都能这么幸运。爱的能力是需要勇气和学习的,需要付出,需要信念支撑。那么,在注重效益和惯于计算得失的今天,我们怎么重新寻找并相信自己爱的品格或能力呢?这其实是一个很深远的话题。而所谓的才子佳人戏,抛开它陈旧的故事范式,只单纯去看故事中有关爱的情操——如果说戏剧反映人生的话,那么这种爱的情操,可能就是我们祖先、前辈在他们那个时候的理想和追求,事实上,直到今天,也还是我们的理想和追求。我想只要把这种核心的精神放在一个准确的情境里,它就能够变得很现代。所以其实我是想讲一个现代的故事,古代部分作为一个引子,引发我们对于现代爱情价值观的探讨。

我们在酒店咖啡厅访谈。怡东开业45年,2019年3月停业,未来改建为商业中心。恋旧的香港人依依不舍,纷纷来酒店拍照、吃喝,作最后告别。常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旧的怎么去呢?毛俊辉很自然联想到他的本行。

记者:这部作品的文本创作,您邀请了庄文强和麦兆辉合作。我们都知道他们有很多优秀的电影作品,像《无间道》《窃听风云》。但是电影创作和戏剧创作其实还是有很大距离的,为什么选择他们作为合作对象?除了文本本身之外,他们还带给这部作品什么?

2019年3月香港艺术节上,全新粤剧经典《百花亭赠剑》再度重演,此剧是毛俊辉策划及执导的创新尝试,在一年前香港艺术节上,三场演出均告满座,在文化艺术界掀起一阵热话。《百花亭赠剑》是唐涤生1958年为丽声剧团编撰的剧目,取材自昆曲《百花赠剑》折子戏,风行数十年。2019年10月末11月初,上海国际艺术节,《百花亭赠剑》展演,传统戏剧经改编而创新,看看审美严苛的上海观众是否能接受;11月末会在广州演出;去粤港澳大湾区的巡演正在筹备中。

毛俊辉:有可能有人会觉得我之所以邀请他们合作,是为了用他们的名气制造噱头。其实不是这样。在决定创作这个戏之后,我一直在想,找什么样的人跟我合作这个剧本才能更有时代感?在这期间,他们两位突然打电话给我说,“毛老师,您肯来跟我做一个电影吗?”他们想请我演《窃听风云》中的一个角色。我当时也很感兴趣说,“好啊,我很久没演戏了,让我看看剧本。”看了剧本,我说,“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角色,但是不适合我演,不过我正好想找你们呢!”当时我想,对啊,我要找的不就是他们这样的人吗?

这之前,毛俊辉的不少作品都在上海演出过。2012年夏,《情话紫钗》在上海演出三场,并未因粤语语言上的障碍而影响上海观众的观赏。这些年他致力于开创中国戏曲的现代化道路,强调以现代手法演绎戏曲。他说:“香港的粤剧基本上是保守的,觉得留下的东西都是最好的,但其实这些和现代观众是脱节的。我当然支持很多人继承粤剧传统,但过去十多年,我和内地、台湾的同行都有接触,内地很多年轻人很大胆,什么都敢尝试,有成功也有失败,但试下来总会找到一些新东西,台湾也一样。香港却一直在重复自己,很难拥有新观众。”

其实文本创作上,他们主要负责的是现代故事的部分。古代部分对于唐涤生《紫钗记》的改编,以及整个戏剧框架的结构还是我自己做的。为什么要他们来做现代部分的文本?因为我要他们的“语言”。这个“语言”并不是说电影的艺术语言,庄文强刚开始写的时候,还真的用了很多电影语言,都是我不能用的。从某一个角度来说,我要的他们的“语言”是一种现代的、不同于我们做戏剧的思维和表达,不是形式上的,而是内核的,类似于一种精神元素的东西。麦兆辉参与的相对较少,主要是庄文强,我跟他断断续续花了一年的时间来磨合。在这一年里,我们经常约在咖啡厅谈戏,一点点改。最后,我觉得我是从他那里拿到了我想要的“语言”。

他说,“年轻人为什么不看粤剧,一来太长,二来太吵,三来说看不懂。时代不同了,以前的粤剧是普罗大众在悠闲的时间里欣赏,所以时间长达三四小时。但现在的观众,很少会花这么多时间去看演出,以前的人喜欢‘慢慢叹’,与今日的生活节奏很不同。还有个问题是表演太规矩了,前人的动作重复再重复,欠缺自己创作的过程,这是很危险的。以前京剧的梅兰芳、周信芳,粤剧的薛觉先都是在传统基础上找出自己的门路”。

记者:我想我明白您的意思,事实上《情话紫钗》的现代部分确实不同于一般反映当代都市生活的戏剧,没有那种舞台式的文艺腔,很生活、自然,而且是香港特有的都市味。其实在我最初看到这个主创班底的时候,就已经感受到了您的这种创作追求,不仅是庄、麦两位,从幕后到台前,您用了很多非舞台的组合。

毛俊辉最看重“创新”。17年前,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与香港话剧团合作话剧《求证》演出,就是一种艺术上的创新突破。那年,毛俊辉拿到剧本翌日被查出患上癌症。这对于未婚妻胡美仪而言宛若晴天霹雳,他们原本打算半年后在拉斯维加斯注册结婚。胡美仪曾获舞台剧界影后,参与过无数影视剧创作,在电台主持节目,在世界各地举行过逾百场演唱会。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婚期往后延,胡美仪始终没有离开他,陪着他度过人生最艰难的日子。

毛俊辉:对,不仅是文本,还有表演、音乐等各个方面。比如表演,何超仪是从来没有演过舞台剧的,我花了很大精力训练她。而我太太胡美仪和粤剧大佬倌林锦堂则是用粤剧来演绎古代的部分。再比如音乐,戏曲音乐我请了老前辈李章明先生,用一种开放的、modern的方式,把我们传统的粤剧音乐重新编写。然后又找了高世章,一位年轻的音乐家,参与过很多电影的编曲,像《如果爱》《投名状》等,他负责完成现代音乐的部分,为了和粤剧音乐相呼应,也做出了很多尝试,效果也很不错。

演艺朋友圈都传说当年那一幕。危急时刻,毛俊辉大口吐血,神志不清,任凭胡美仪叫什么都没反应。胡美仪绝望中声嘶力竭地喊“你的戏剧理想呢”,“你还没有完成的艺术事业呢”,“你受的教育就这样白费了吗”……他似乎受了刺激,慢慢睁开眼睛。胡美仪悉心照顾,毛俊辉重获生命。这对恩爱夫妻,一起经历风风雨雨。还是那句,“旧的”过去,“新的”才来。雨过天晴,共享人生。

记者:由此我想到另一个问题,非职业戏剧从业者的加入,一定程度可以为戏剧创作带来很多新鲜的给养,但我们并不可能指望他们为戏剧发展带来恒久的动力。戏剧要发展,基本的保障还是来自职业的戏剧从业者,可我们现在很多所谓的职业从业者,却已经很难再像他们的父辈那样把足够的时间和精力留给舞台。

毛俊辉:这个问题我确实有很多的思考和看法,但是在这一点上,我并不想批评别人。仅从我个人来讲,我一生在做戏剧专业的事情,无论是在美国留学、入行,回香港教学、创作,我非常幸运一直没有离开过专业。我能够生存下去,也是靠一直努力去追求我的专业。我们为什么要培养专业人才?就是因为这个艺术的发展要靠专业的人才来支撑。如果长期离开舞台、疏于训练,那么即使是专业出身的人才也会荒废,重新站在台上,那种专业的状态肯定就没有了。

本文由关于亚洲城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舞台剧教父”毛俊辉:当生命有限时,如何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