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开膛手杰克》 郝蕾:脆弱者不宜看

- 编辑:亚洲城 -

《开膛手杰克》 郝蕾:脆弱者不宜看

图片 1

青年导演杨婷诠释英国作品《人赃俱获》——挑战一出“漏洞百出”的探案剧

时间:2015年11月27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张婷

图片 2

剧中,重点并不是探案,而是五位主人公为了得到十万英镑而相互挟持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英国,刚刚过世的麦克利维太太还未下葬,她的先生已经和看护她的菲伊搞到一起;殡仪馆旁边的银行被抢,探长楚斯高特将嫌疑人锁定为麦克利维太太的儿子哈尔,以及哈尔在殡仪馆工作的“烂友”丹尼斯。为了调查此案,楚斯高特伪装成自来水公司的人敲开了麦克利维太太一家的门,不想,另一桩比抢劫银行还“耸动”的案件也浮出水面……11月10日至15日,由杨婷执导的《人赃俱获》在北京国话先锋剧场上演,同名原作来自英国剧作家沃滕,剧本由任教于中央戏剧学院的张晴滟翻译、与杨婷合作多年的郭琪进行改编。

  喜爱小剧场话剧的观众,想必不会对杨婷这个名字感到陌生,近年来她的身份从演员转为导演,在作品中实现自己更多的探索:她导演的《开膛手杰克》以1888年伦敦东区发生的连环杀人案为背景,却避开已有的众多影视作品中对“开膛手杰克”的讲述套路,用生活拮据的助理探长为升职加薪接下案子切入,一点点豁开的是人人面临失业、降薪、贫富分化不断拉大的社会现实,善与恶随时会被颠覆,谁都可能是凶手;其另一部作品《我的妹妹,安娜》则将托翁的经典《安娜·卡列尼娜》解构,以安娜的哥哥——原作中少有人关注的斯季瓦为视角,为人们熟悉的悲情故事增添了一抹难得的喜剧亮色。如果说《开膛手杰克》和《我的妹妹,安娜》是将熟悉的故事陌生化,那此番的《人赃俱获》,则是让陌生的故事直接地气。

  仅看剧名,《人赃俱获》应该是一部正经八百的探案剧,但从开场后不久哈尔与丹尼斯慌张地把抢来的十万英镑藏进棺材,悬疑的氛围就被消解了,随着楚斯高特的“潜入”,发现麦克利维太太是被菲伊害死,继而又与菲伊“智斗”几个来回,真相大白。之后的舞台上,重点早已不是探案,而是五位主人公为了得到这些钱互相挟持,使出浑身解数,打得不可开交。而频出的笑料过后,犀利的台词、抽象的呈现以及献祭般的震撼结尾,都让观众在欢乐之余,感知人物毫无止境的欲望所带来的荒芜,甚至恐怖。杨婷给这部戏的定位也颇为有趣——非悬疑喜剧,她说:“小剧场话剧相比于影视剧来说,如何能独辟蹊径、扬长避短?最重要的还是看文本是否扎实。担任这部剧文学顾问的是中央戏剧学院戏文系教授沈林,多年来,他从创作上给了我很多帮助和鼓励。去年得知我要排新戏,他一下子推荐给我好几个剧本,其中的这部我觉得最合眼缘——探案剧一般都是以逻辑缜密的推理取胜,在《人赃俱获》中被完全颠覆,它简直是漏洞百出——然而这正是它的魅力所在,对我和整个创作团队而言,也是挑战所在,我喜欢这种挑战。”一般情况下,杨婷排练一部作品都需要50天左右的时间,这次则缩短到了40天,“文本已经很成熟,郭琪又对其中离我们生活太远的部分进行了修改,因此排练起来很顺畅。”

  “这个剧本口味挺重的,不知道导演会怎么排。”演出之前,张晴滟曾表示过这样的疑虑,而从文本到舞台,杨婷与她的伙伴们亦独辟蹊径,将各种包袱抖得另类而吸引人。曾在《我的妹妹,安娜》中饰演安娜哥哥和嫂子的房子斌、赵红薇,此番分别化身楚斯高特和菲伊。剧中一场两人“回忆”菲伊历任丈夫惨遭横死的戏,文本里只是楚斯高特的几句台词:“第一个遭枪杀,第二个倒毙在庆祝蒙斯战役的典礼上,第三个从疾驰的交通工具上摔下,第四个在他从皇家芭蕾退休的那一天吞服过量的安眠药。第五、第六个不知怎么就消失了,疑为死亡。您的最后一个伴侣在你们婚后第三个晚上心肌梗塞逝世,什么原因呢?”而舞台上,房子斌轮番演绎历任丈夫,与赵红薇用夸张的肢体语言模仿出“从马上跌落”“吞噬安眠药”等桥段,令观众乐不可支。麦克利维先生的扮演者靳志刚,将角色不关心妻儿却关心玫瑰花,与菲伊偷情又道貌岸然的“表里不一”诠释得惟妙惟肖;饰演剧中一对抢劫犯的青年演员程皓枫与邢浒,同样给了观众不少惊喜。前者因为在热播剧《琅琊榜》中的“萧景睿”一角广为人知,身形高挑的他与为角色增肥不少的邢浒在台上一胖一瘦、一唱一和,喜感十足。

  《人赃俱获》的幕后团队中,舞美设计谷旻雯打破传统的三壁镜框式舞台,与观众席几无界限,并独具匠心地将剧中的道具抽象化,甚至用大鱼和小鱼的造型表现麦克利维太太的棺木,她与灯光设计师王琦配合,巧妙地利用光线在舞台后方投射出的人影,表现各个心中有鬼的人物,宛如魑魅魍魉般。楚斯高特的制服搭配高筒靴,帽子上还系着一个矿工头灯;身为护士的菲伊不仅化浓浓的烟熏妆,还穿着紫色的长袜;丹尼斯一身铆钉皮衣加牛仔裤的打扮;“脑子缺根弦”的哈尔一遇到难题,就把胳臂伸进背带裤的带子里……从英国留学归来的服装设计师刘丹,与化妆师英姝联袂为角色设计出的造型,不仅带着英伦感,又不乏正统之中流露出的搞笑与荒诞。

  值得一提的是,音乐人魏肖冰和曲锐为此剧专门创作的配乐,以及喀麦隆舞蹈家西蒙为剧中角色做的形体设计,都让《人赃俱获》有别于一般只强调“说说说”的话剧,呈现出了富有张力的节奏与律动。杨婷告诉记者,西蒙在排练过程中,与演员进行磨合,不仅设计出表达精准的肢体动作,还有剧中的很多桥段。“他身上那种东西跟我们平常见到的太不一样了,我希望明年能有机会跟他一起办工作坊,把经常跟我合作的演员都带上,不用台词,而是通过肢体进行交流和表达,并完成作品。”杨婷说。(记者 张婷)

  刚刚在东方先锋剧场演出的小剧场喜剧《开膛手杰克》,因为观众好评如潮,剧组决定在4月2日到7日在北京人艺实验剧场加演6场。演员郝蕾评价该剧说:“它打开的是人心,脆弱者不宜观看。”

本文由关于亚洲城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开膛手杰克》 郝蕾:脆弱者不宜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