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简》所见汉代“改元”问题刍议

 中国历史     |      2020-03-14 12:39

新出土的额济纳汉简中有一枚“建平五年”的简引起了笔者的兴趣,简文如下。〔简一〕建平五年九月乙亥第七隧周诩(2000ES7SF1:1A,《额济纳汉简》第136页)建平为汉哀帝的年号,据文献所载只有四年,之后改年号为元寿,不存在“建平五年”之说。而居延汉简和敦煌汉简中出现“建平五年”字样的简却有三十八枚之多,可见“建平五年”的纪年方式在历史上确实被使用过。汉简中还存在大量“元寿元年”的简,也就是说在当时的居延和敦煌两地同一年使用过新旧两个年号。这种现象不仅存在于建平、元寿之际,在整个汉代历史中曾多次出现过类似情况,这一点不能不引起笔者的注意。陈梦家先生在他的《汉简缀述》中曾对这个问题做出了解释,他将这种类型的汉简进行了整理并大胆推测。他认为由于史家多属于后人写前人历史,所以于改元之年仅书新改年号,使后人误以为当年只以新年号纪年,这与实际情况不符。这一观点笔者也甚是赞同。他以元康五年为例,汉简中出现“元康五年”最晚的月份为二月,而出现“神爵元年”最早的月份为四月,由此推测改元于三月,这与文献所载改元于三月正好吻合。同样,汉简有建昭六年正月与竟宁元年二月,史载改元于正月;汉简有元和四年八月五日,史载七月二十七日诏改元章和。以此种方法他推测改元诏书下达边郡需约一月时间,继而又推算出几个在文献中未记载改元时间的年号改元诏书颁发的月份,如下所示:西汶艺术网由地节改元元康于四月;由神爵改元五凤于正、二月;由五凤改元甘露于四、五月;由阳朔改元鸿嘉于四、五月;由元延改元绥和于四、五月;西汶艺术网[ 2 <